河池谄窘谘有限公司 - www.zxelo.cn

还会让中小学生产生误解

还会让中小学生产生误解

2020-06-16 16:10

闷墩、去猫黑、走拢喽倒拐……4月6日,位于成都市红星路二段布后街口旁的成都地铁3号线通风口露出真容。在四面磨砂玻璃墙上,一句句既经典又搞笑的本土方言,点缀其中。

对此,四川民俗学家刘孝昌笑说,方言从古到今都在不断变迁,而且在同一时间段,大成都范围内各个区域的方言读音差异也很大,因此成都方言很难有统一的标准写法。尤其是说到文字,成都19个区县上世纪都曾出过县志,里头收录的方言、歇后语,同一个词语的写法都不尽相同。

尽管如此,不同时代的学者也在为此努力,成都大文豪扬雄在公元前53年到公元18年,就编写了一部蜀郡(即成都)方言。到了近现代,四川陆续出版不同版本的四川方言词汇,对方言的发音和释义,不断地修订补充完善。说到经典的四川方言,其实在作家李劼人、巴金的作品中非常典型,对四川方言感兴趣的话,可以通过阅读来揣摩、体会。

在诙谐表达的背后,其实蕴藏着生活在成都平原上这群人的豁达性格和市井智慧。比如广为人知的方言“冲壳子”,其实是指成都人熟悉的有盐有味的闲谈。比如成都本土笑星李伯清的散打,就是一种典型的冲壳子。这个方言词汇是从歇后语“乌龟打屁——冲壳子”而来,这条歇后语直白朴实,连小孩子也能听明白。

“社会在进步,新的东西淘汰掉旧的东西。不管怎样,方言始终存在,只是在不断完善,不断修正。”刘孝昌说,因为成都方言表达内容丰富,形象,生动,诙谐,得益于成都深厚的文化吸引力,可以说在大江南北很有辨识度。它作为汉语语言的一种,蕴含着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故事,有待时代赋予新的内容。

究竟“去猫黑”、“赖格宝”等土话是不是错别字?四川民俗学家刘孝昌认为,方言从古到今都在不断变迁,在同一时间段,大成都范围内各个区域的方言读音差异很大,因此成都方言很难有统一的标准写法。

贵报4月7日报道的地铁3号线通风口上的成都话,上面好像有些是错别字。比如“去猫黑”,是不是应该写成“黢猫黑”?

是不是整错了哦?部分网友也打趣道,虽然这种设计很洋气,但如果这些字是错别字,非但不利于文化传承,还会让中小学生产生误解。

这句歇后语本意是指把他人传播的不可靠信息当作乌龟放屁,是四川人民以搞笑的方式对任何聊天内容不真实性的高度总结。在四川方言中,“扯把子”、“日白”、“摆龙门阵”和“吹壳子”等意义相近,在不同的语境中可以等同。

4月6日,由本报报道的成都地铁3号线通风口绘方言一事,引发读者大讨论。点赞者认为这是种城市文化的传承,既洋气又学到俚语,简直棒棒哒。不过,也有部分市民觉得,这些成都土话中,有些字写错了。比如“去猫黑”应该是“黢猫黑”,容易让不了解四川文化的外地人产生误解。

“去猫黑”还是“黢猫黑”?“赖格宝”还是“赖疙宝”?这些成都话的书面写法,傻傻分不清。

成都方言因其独特的发音、诙谐有趣的表达,在网络上也算是正二八经的“网红”。

经本报报道后,这堵文艺搞笑的玻璃墙,成为成都市民和网友讨论的热点。有市民认为,这是一种很好的文化延伸,既有助于外地人了解和认识成都,还能在路过时学上一两句成都话,简直巴适得板。

他举例说,比如说“吃”,达州人、渠县人一般说“吃”;开江人就说“七”,“七个包子七碗面”。如果你是老板,请千万不要端七个包子七碗面,否则,你会亏血本的;达县人说“切”,切饭了,切饭了,声音悠长婉转。

成都方言大概有哪几种发音呢?刘孝昌归纳了一下说,1928年前,大成都分为成都县和华阳县(非今天的天府新区华阳),仅发音就有3种。其中说“成都官话”的区域主要在天回镇以南,郫县以东,青羊宫以北,苏坡桥土桥以东;说土广东话的区域,在牛市口到洛带、龙泉驿一带;过了龙泉驿到石经寺、简阳一带,以及天回山到牧马山一带,说的是广东话。

不过,点赞之余,也有市民吐露了另一种声音。不少人发现,这些方言的书写与自己认为的书写并不一致,感觉是错别字。在@不二看来,“去猫黑”的正确写法应该是“黢猫黑”,“赖格宝”要写成“赖疙宝”才对,“我也不晓得对不对,按常理应是‘黢黑’而不是‘去黑’”。

例如李伯清凭借着对方言和段子的娴熟应用,圈粉无数;“嘎嘎”(肉)、“叮叮猫”(蜻蜓)和“茄猫儿”(青蛙)等无法望文生义的方言词汇,有趣生动,让不少人着迷不已。

热门文章

推荐阅读